記者 石青川 譚春劍
  P2P監管年底要出來了,這成為行里行外熱議的話題。
  都說監管是件可喜可賀的事情——市場更加規範,行業競爭更加正規。
  但受益的前提一定是行業的正規化。
  公開、公正、公平,成為P2P行業最迫切的需求。
  臨近監管的這幾個月,將是P2P們最後的狂歡。平臺不斷增長的同時,網貸問題不斷出現。
  監管前的焦慮
  “年底要監管啦!”這是近段時間黃傑聽過的最頻繁的一句話。作為愛投資重慶分公司的總經理,黃傑每次聽到這句話都覺得是種煎熬。
  因為這句話已經滲透到每一個地方,似乎誰看到自己都會問起現在P2P這個行業。與朋友的飯桌上、與同事的交流中、合作伙伴的談判里,甚至時不時接個電話都會突然提到,“哎,據說P2P年底要監管了,現在怎麼樣?”
  入門後,黃傑發現,監管確實是最重要的。“有些同行亂整,不監管大家都受損——監管越快越好!”這也是當時行業的呼聲,頻繁的跑路也讓黃傑們備受煎熬。
  而現在監管要出台的消息終於有眉目了,黃傑感到,煎熬才真正的到來。
  其實對投資人來說,監管預示著有了安全保障。但對於P2P來說意味著門檻。
  畢竟經過一年的發展,P2P日漸規範,行業形態較去年也有了質的優化。但是目前行業內仍存在一些問題平臺,即使是某些大平臺、老平臺也有可能因為風控能力不足或是策略失誤、成本控制能力不強,導致長期虧損、壞賬的窟窿越來越大。
  雖然需要花很多心思在平臺上,黃傑擔心的卻並非自身平臺。畢竟監管臨近,許多同行都會有種大考前的焦慮與不安,誰也不知道政策會是利好還是利空。況且誰也沒法保證監管一定會在年底出台,這隻是一種說法。將來還未來的這種焦躁很讓人不舒服,黃傑的黑眼圈似乎也比幾個月前更嚴重了。
  但這些都不是黃傑最擔憂的。
  監管意味著門檻,而在門檻樹立起來之前,這段空白的時間里,會有更多看好P2P的資金流入進來。短時間內大批資金流入這個行業,本身就是種讓人不安的現象。而更多的有大背景的錢進來後,無形中在抬高即將到來的門檻。互聯網行業流行一句話,“亂棍打死老師傅。”誰知道P2P行業會不會也有這樣的趨勢?
  尋找值得信任的平臺
  同樣焦慮的人,還有易九金融的董事總經理陳林。隨著P2P行業的水位變深,林林總總成立起來的機構越來越多,陳林打算把公司搬遷到上海。
  目前根據行業內較為認可的網站網貸之家顯示:今年10月,新上線P2P平臺71家,問題平臺35家,行業運營平臺達1474家,環比增速達2.50%。而根據網貸之家統計,這些問題平臺多數是因為運營不善,導致P2P“提現困難”或者“跑路”。
  伴隨著P2P的倒閉潮,P2P的生長如雨後春筍,用“前赴後繼”來形容也不為過。網貸之家首席運營官石鵬峰覺得,“相比去年,今年還稱不上跑路潮,但是今年能稱得上詐騙的不少。”
  監管前的這波狂潮,也進一步影響了投資人與項目人。
  今年10月,活躍投資人數和借款人數分別為64.56萬人和10.57萬人,比9月份分別下降了3.32%和2.27%。而目前網貸行業問題平臺不斷涌現,資金似乎更願意在老平臺躲雨,所以許多老平臺出現搶標現象。
  曾經與三峽擔保合作的經歷,當時讓易九金融搶儘先機。但隨著P2P越來越熱,三峽擔保也開出了自己的P2P平臺。影響顯而易見。
  面對越來越多的新平臺,合作伙伴的平臺,擔保自建的平臺,陳林感到有些“力不從心”。
  監管P2P
  行業的準入門檻不解決,換地方制約依然存在。
  陳林心裡很明晰。所以上午開會時,他在黑板上畫了個簡圖。
  “現在的網貸可以分為兩邊,左邊是拍拍貸,投資者自擔風險。最右邊是陸金所、易九金融我們這些,是擔保公司兜底。而中間便是其他一些,包括人人貸、宜信等。很明顯,左邊的遵循投資者自願原則,沒有問題,承擔得了風險就買。右邊的,有擔保公司,貸款還不上了,擔保出面進行償還。沒有問題。而中間就有問題了,有些沒有擔保公司,自擔風險。這樣其實就會有很多亂象,自己擔風險擔不起,出了問題怎麼辦——只有跑路。”在陳林的感覺中,網貸這個行業已經到了必須要限制的地步,“太亂了,門檻一定要高,很多人進來都不是搞經營的,完全是來占地方的一樣。”
  所以到底如何經營P2P成為陳林現在最擔心的問題。“當擔保自己開始自己網貸的時候,我們到底還應該做什麼?”
  而從去年開始,互聯網金融平臺爆髮式成長。沒有運營牌照、註冊資金等條款約束,互聯網金融平臺呈“病毒式”增長,“就像我們跟擔保,合作一家,做大一家,然後別人單獨出去自己搞了。再跟我們合作一家,再起來一家,又出去自己搞了。越來越多。”陳林不斷吐苦水。於是就在其如火如荼之時,行業問題卻逐漸暴露,讓人們不得不對其監管問題更加的關註。
  在P2P最不可一世的現在,終於有了監管的回音。
  9月27日,監管層終於發出了聲音。中國銀監會創新監管部主任王岩岫首次明確了P2P十大監管原則。他表示,P2P監管思路是要落實實名制原則,投資人與融資人都要實名登記,資金流向要清楚,避免違反反洗錢法規。王岩岫也坦言,作為互聯網金融的實踐,P2P在我國呈現快速式的發展,這得益於我國互聯網金融比較寬鬆的環境。
  面對監管陳林很歡迎,“現在很多平臺做得都很奇怪,一定要儘量規範,公開公平公正至少要做到吧。”
  要做“龍頭”先要規範
  儘管監管一直在提出,但陳林擔心今年年內並非一定能出來規則。“上面的事情,我們也說不清。主要問題在於現在歸誰管還沒弄清楚。
  陳林對自身模式非常看好,而同樣模式的陸金所也正在成為整個行業的龍頭,根據網貸之家評級,陸金所僅次於人人貸與宜信的宜人貸,排在第三位。黃傑也對陸金所的未來比較看好,“陸金所雖然後起來,但是現在規模也已經很大了。”
  而陳林也是想爭搶龍頭的人,雖然在網貸之家評級中,易九金融處在49位,但陳林的思考並不止於此。
  這也是他為什麼關註門檻低的另一個原因。擔保公司到底能不能自建平臺?其實現在陳林看來,易九金融的模式下,網貸平臺不過是個經銷商,擔保公司是生產商,他們把項目給你放在平臺上募資,他們生產項目,網貸搬運項目。
  這種模式的好處就是風險小,有人兜底,站著就把錢拿了。但是缺點也很明顯,擔保公司不給你項目,你就沒得玩。況且現在沒有什麼資質一說,“就是很亂,誰都出來建個平臺說,我們是P2P,是網貸。”
  未來,在有利網CEO劉雁南的想法里,應該是底線監管,行業準入門檻,對註冊資金、從業人員資質、資金安全都有嚴格的規定。  (原標題:“完美”P2P)
創作者介紹

林若寧

eknoftt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