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記者 王達文並攝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09月12日10版)
  對於北京林業大學林學專業大四學生詹航來說,能夠成為一名國防生純粹是個“意外”。
  高考後,班上幾個同學慫恿他一起報考國防生,他覺得“穿軍裝挺酷”,就答應了。結果幾個同學都沒被錄取,只有詹航一個人成了國防生。實際上,除了瞭解自己能享受國防獎學金、畢業後到部隊任職兩條外,他對國防生“怎麼個讀法兒”一無所知。
  開學後,詹航先弄明白了,國防生“除了讀書,還要進行體能訓練”。第一學期,繁重的學習和訓練讓他覺得“無所適從,十分迷茫”。到了期末,他的學習成績在林學專業91名學生中排第36名,體能考核兩項課目不及格,幾乎在全年級92名國防生中墊了底兒。
  期末時,學校後備軍官選拔培訓辦公室(以下簡稱選培辦)召開國防生總結表彰大會。詹航坐在臺下,“心裡特別不是滋味兒。”“上臺領獎的都是宿舍樓里天天見面的同學,別人能行,我為什麼不行?” 他梗著脖子回憶當時的情形。
  詹航瞭解到,國防生到部隊的第一任職是排長,當排長就要帶兵。要想帶好兵,體能過硬是重要條件之一。但體能卻是最讓他頭疼的短板,剛訓練時,他跑完3000米總會感到頭暈,單杠引體向上只能做3個。
  同樣是國防生、已經畢業到部隊任職的學長吳定棕聽說詹航的情況後,在電話里給他講了一件身邊的故事:一名國防生到部隊後,帶領戰士跑5公里,十幾圈下來,戰士們跑完了,排長還在跑,戰士們都在終點喊:“排長加油!排長加油!”
  這個故事對詹航觸動很大,除了正常訓練,他開始主動加訓。跑3000米、拉單杠、撐雙杠、練器械,汗水濕透了作訓服。練習引體向上時,實在拉不動了,他就掛在單杠上,每次多掛5分鐘。為了提高5公里成績,大二時的詹航咬牙跟著大四國防生隊伍跑10公里,硬是按照畢業班的訓練強度撐了下來。
  在學習上,詹航也鉚足了勁兒往前趕,但有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他:專業知識到部隊後能不能用得上?此外,他還有一肚子疑問,“軍營生活到底是啥樣?國防生能適應部隊的工作嗎?”
  大二的暑假,詹航和同學決定去找在武警西藏某森林部隊服役的學長馬貴祿。“只要能勝任邊遠地區部隊的任職要求,以後到哪兒都沒問題!”
  馬貴祿熱情地說起了自己到部隊後的情況,其中一件事讓詹航印象深刻。西藏地區植被種類豐富,許多植物戰士們都不認識,而林學專業畢業的馬貴祿不僅叫得出每種植物的名字,還能把它們的特點和用途說得頭頭是道。戰士們都感嘆:“真不愧是大學生!”
  “不是專業知識沒用,就看你在關鍵時刻能不能用得上。書到用時方恨少啊!”馬貴祿的一席話讓詹航對學習和生活有了更深的思考。
  大二下學期,詹航的學習成績排到了專業第6名。學校選培辦主任金文斌看他進步迅速,就讓他“帶著本專業的國防生一塊兒學”。在林大,自習課沒有強行規定,隨學生自願上。詹航就拽著班裡的國防生集體去上自習,給大家講解考試重難點。每次自習前,他都逐個通知,對於有事不能到的同學,他也會到宿捨去為其“開小竈”。用他的話說,“全專業的國防生一個都不能掉隊!”很快,他在同學們中的威信大大提高,被同學們笑稱為“詹教員”。
  從西藏回來後,詹航覺得自己“乾什麼都能和帶兵想到一起”。大三時,他被選為校新聞社副社長,發現很多同學都不來開例會。“如果在部隊,我該怎麼調動他們的積極性?”想到軍人視榮譽為生命,詹航決定用榮譽激勵、凝聚大家。每次會上,他都會公佈上周的優秀作品。這招果然奏效,大家都想知道自己的文章寫得怎麼樣,有沒有得獎,來開會的人增加了不少。
  如今,詹航的學習成績已排在本專業的第3名,並獲得了國家獎學金,體能訓練成績也在區隊名列前茅。同時,他還在多個學生組織中任職,被評為“三好學生”、“優秀學生幹部”。
  3年來,詹航曬黑了許多,“更像一名國防生了”。“這段經歷告訴我,國防生就是準軍人,軍人就要有精氣神兒!遇到跨不過去的坎兒,我就要問自己,別人能行,我為什麼不行?”說到這兒,詹航的脖子又梗了起來。  (原標題:“別人能行,我為什麼不行”)
創作者介紹

林若寧

eknoftt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