拋屍現場
陳霞所居住新竹買屋的陽光尚城小區

陳霞父親留下房地產女兒的兩張照片
  華西都隨身碟市報記者苟明
  親友眼中的她
  低調不有巢氏房屋會沾惹是非
  陳霞的母親說,做房地產節目,女兒常常會在外邊認新竹買房識很多人,但她很清高,一般人根本就看不上。女兒也很低調,不會沾惹是非。
  好友花花認為,因為陳霞是女主播,所以這個特殊身份,讓很多人戴著有色眼鏡看她。
  同事眼中的她
  高調生活很複雜
  陳霞的同事表示,陳霞非常高調,喜歡名牌,而且總會給別人講,一個髮夾都要3000多塊錢,項鏈手鐲都是卡地亞。事發前不久,陳霞請了一周的年假,去深圳香港旅游了一圈,採購了一些東西,到了辦公室,告訴同事自己買了新裙子,花了3000多元。
  一名男子表示,因為陳霞生活很複雜,所以“名氣大”。
  Cx708,這幾個字符,一定隱含著命運密碼。陳霞的好友花花(化名)這麼認為。
  兩年前,陳霞將北京現代換成了紅色炫酷的甲殼蟲時,將車牌號碼選定為渝CCX708。兩年後的7月8日凌晨左右,陳霞在她的這輛甲殼蟲車上,被人殘忍殺害,喉嚨被刀子捅出一個洞。
  重慶永川電視臺女主播陳霞渾身名牌,非常愛美,戴著卡地亞。可最後,卻被歹徒拋屍在鄰縣農村一個荒僻的小水溝。
  命運就這樣讓人唏噓不已。警方隨即宣佈:兩名歹徒搶劫殺人已被抓獲。卻招來當地人質疑:為何殘忍殺人?為何沒有搶車?為何不取走昂貴的首飾?
  陳霞的母親說,此前,陳霞剛剛從別人那裡收了很多錢,大約有十五六萬,被劫匪悉數洗劫。
  女主播的身份,加上沒有具體案情的公佈,讓網上流言橫飛。目前,關於陳霞的搜索,已經達到上百萬條。
  失聯
  沒有回家的女兒
  7月7日晚上,何家明跟丈夫陳昌水在客廳看電視,等候寶貝女兒回家。
  往日這個時候,女兒推門進來,叫一聲“媽媽”,或者看只有父親在客廳,問一句“爸爸,媽媽呢?”但今晚,現在都沒有看到女兒。
  11:09,何家明打電話給女兒,電話沒接。
  她給女兒發短信:“太晚了就不要回來了。”女兒陳霞在陽光尚城有一套房子,但平時都住在老黨校宿舍父母那裡。
  11分鐘後,陳霞打來電話,語音急促:“媽,啥事?”“你們睡嘛,馬上就回來了。”她可能沒有看到媽媽的短信。
  8日早上,何家明起床,看到女兒卧室沒人。她想女兒大概昨晚太晚了在那邊住,想打電話過去,陳昌水讓別打,年輕人睡晚了要睡懶覺。
  10:30,陳昌水買了一條魚回來,女兒喜歡吃清湯魚。打電話過去,手機關機,另一個133的手機無法接通。他們以為女兒醒了就會打電話過來。
  中午12點,何家明再打女兒電話,還是不通,心裡略過一絲不祥。“怕不對哦,啷個還打不通喃!”老兩口下樓,打車去陽光尚城4棟陳霞家裡,開門進去,沒人,床上疊得整整齊齊,樓下的紅色甲殼蟲汽車也沒見了。
  又掉頭跑到電視臺,找到主任易庭兵。易庭兵正在著急:“我們也在找她啊,馬上該她的節目了,人都不見!”
  凶案
  陳屍幾十公裡外溪溝
  8日下午4點,何家明沒找到陳霞,跑到萱花派出所報案。
  晚上7點,永川電視臺向雙龍派出所報案。
  幾十公里開外,大足縣龍水鎮車鋪村一組有一個小溪,小溪上有一座大橋,連接龍水到棠香街的主幹道。馬路開闊,兩邊人行道嶄新,每天早上,總有些人在這裡跑步。
  8日清晨,天矇矇亮,清潔工楊家模聽到橋上有跑步的在喊:“快來看看呢,下邊是不是個人啊?”一個白色的人形躺在8米下的溪溝里,頭部淹沒在水裡,像是賣衣服用的模特。通過仔細辨認,分明是個人!臉側著,衣服被褪到胸口上,從後邊反包著頭部。雙手用亮膠布捆著,腳上的鞋也沒了,穿著的裙子,在水裡浮著,身上還戴有首飾。
  民警很快趕到。隨後,村民陳明良發現,在距離橋頭10米遠的馬路邊緣,有很多血跡,血跡一路延伸到橋上,橋欄桿上也有血跡。從血跡看,屍體是被拖著到了橋上的,然後從橋上扔下小溪。
  查找屍體來源的同時,大足警方發現,永川陳霞失蹤。
  7月9日,通過遺物照片對比,確認死者系陳霞。陳昌水前往殯儀館發現,女兒的咽喉部被利刀捅了一個窟窿!何其殘忍!
  當天,3公裡外的三岔口街上,一輛紅色的甲殼蟲車停在永益路412號門面前。有人看到,車裡有一隻白色的手提包。
  連續幾天,人們都來圍觀這輛在當地少見的汽車。
  11日晚上11時,民警趕到這裡,拍照,拖車。民警告訴圍觀者,說發生了命案。有人這才發現,車後輪上有疑似血跡。
  12日上午,民警帶著一名男子指認現場,男子戴著腳鐐手銬,個子很小,看起來像個小孩。
  隨後,警方宣佈搶劫殺人的兩名犯罪嫌疑人已經落網,但尚未發佈案情。
  謎團
  因身份引發的流言
  陳霞女主播的身份,流言也在網絡上恣意傳播。
  陳霞生於1982年5月20日,在永川中學讀完初中,考進萱花中學讀高中,畢業後考入天津師範大學國際女子學院播音主持專業。2005年,正式在永川電視臺上班,先後主持過很多節目。事發前在《城際新聞》欄目,同時兼任電臺主持人。
  後來,陳昌水夫妻花錢,在陽光尚城給女兒買了一套82.16m的房子。女兒最初開的是現代汽車,後來想換車,陳昌水又給她買了這輛紅色的甲殼蟲。
  事發後,何家明把女兒的所有東西都燒了,除了兩張藝術照,“燒的衣服都有幾十萬塊錢。”
  有消息稱,兩名歹徒事發前已經在當地停車場守候了很多天,而事發當晚,先是看到了花花,準備動手,但被花花警覺,沒有動手。等了一個小時後,發現了陳霞,於是上車搶劫殺人。他們逼陳霞說出銀行卡密碼,隨後在永川取走部分錢,然後去了萬州,花錢買了很多金銀珠寶。
  何家明說,此前,陳霞剛剛從別人那裡收了很多錢,大約有十五六萬,被劫匪悉數洗劫。也有人質疑,搶劫為何沒有劫走車輛?為何沒有埋藏屍體?網絡上,有人猜測其死亡與當地權貴有關,還有人說,女主播交往關係複雜,可能是情殺。對於這些猜測,何家明一律否認,她覺得女兒跟自己的感情就像親姐妹,無話不說,如果有這些情況,肯定會透露給她。
  2012年,陳霞結婚,嫁給了她的同學,一名離了婚的男子。但是,因為對方的孩子反對,兩人又離婚,並約好等孩子初中畢業後,就再復婚。事發後,前女婿也來陳昌水家裡痛哭,責怪自己不該離婚。
  何家明說,做房地產節目,女兒常常會在外邊認識很多人,但女兒也很低調,不會沾惹是非。
  但是,與何家明說法相反,陳霞的同事表示,陳霞非常高調,喜歡名牌,而且總會給別人講,一個髮夾都要3000多塊錢,項鏈手鐲都是卡地亞。事發前不久,陳霞請了一周的年假,去深圳香港旅游了一圈,採購了一些東西,到了辦公室,告訴同事自己買了新裙子,花了3000多元。一名男子表示,因為陳霞生活很複雜,所以“名氣大”。
  花花跟陳霞關係不錯。她對網上的非議非常痛恨。“是的,她人很高調,喜歡穿名牌,喜歡逛街,但她人不壞。“我只能這樣說,她確實交往比較多,認識很多人,但並不像網上說的那樣。”花花認為,因為陳霞是女主播,所以這個特殊身份,讓很多人戴著有色眼鏡看她。
  小區監控拍下最後背影
  陳霞失去聯繫前,跟程君在一起。
  程君比陳霞長幾歲,是永川一房地產商的妻子,也是陳霞結拜的乾姐姐。
  陳霞在永川電視臺當主播已經將近10年,曾經主持過《家住永川》、《農村老家》、《城際新聞》等多個欄目,作為公眾人物,在永川頗有名氣。主持房地產欄目,結識了一些房地產商,包括程君以及程君的丈夫。陳、程交往10來年,成為了乾姐妹。
  陳昌水認識程君的父親,他以前是永川財政局局長,後來出事判了刑。
  7日下午1點,程君帶著司機,開車到陽光尚城,接陳霞去了重慶。陳霞此次去重慶,有兩個目的:去醫院看看身體,想要孩子了,但身體不好,需要補充黃體酮;同時,去找在一家銀行當老總的表哥,幫程君辦理一筆一千萬元的貸款。
  當天從重慶回來,程君的司機把她和陳霞送回陽光尚城。兩人走進了小區門口的“肥牛仔”。肥牛仔在當地屬於中高消費,陳霞常來。服務員說,陳霞一般是跟同事或者姐妹來,曾有一兩次看到她與一位陌生男士單獨來。陳霞是主持人,長得漂亮,但對服務員都常常笑臉相對,對人不錯。
  在肥牛仔吃了大約一個小時,兩人去了陳霞的家裡,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。晚上11點30左右,陳霞和程君從小區出來,在小區監控視頻留下最後的背影。
  兩人分頭取車,程君往左,陳霞往右。但陳霞就此失去了聯繫。
  陳霞的車,之前停在小區右側的工商銀行門口露天停車帶,這是朋友花花常停的車位。車位旁邊有一棵樹,後邊是半人高的綠化灌木,晚上視線模糊。
  花花發現車位被占的時候,是7日晚10點30。這輛紅色的甲殼蟲,她知道是陳霞的。於是她就把車停到甲殼蟲的斜對面。車停好後,花花看到街邊有兩個男子,白衣男子站在馬路旁,而黑衣男子則蹲在幾米開外。看到花花開車進來,白衣男子走到黑衣男子跟前,說了幾句話後,兩人朝花花的車走來。
  花花覺得這兩人不像好人,趕緊鎖車,抬頭正好與白衣男子對視了幾秒。而後排抱著孩子的母親恰好打開後邊車門,兩名男子隨後離開。
  第二天下樓,花花看到陳霞的紅色甲殼蟲開走了。
創作者介紹

林若寧

eknoftt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