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日的北京,陽光灑滿大地,驅走寒意。被海外媒體評為“值得期待的關鍵性會議”——十八屆三中會會,便在這樣的氣氛中閉幕,由此宣告35年來的中國改革進入了“全面深化”的歷史新階段,中國踏上了新的徵程。
  這是中國改革“再出發”的一次總宣示、總部署、總動員。出現在全會公報中的59處“改革”、44處“制度”、30處“深化”等字眼,昭示著新一輪波瀾壯闊的改革大潮,將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席卷。
  回望來時路,正是35年前的那個歷史性抉擇,給13億中國人帶來了深刻改變,創造了經濟總量增長142倍、城鎮居民收入增加71倍的發展奇跡,托舉了一個曾擔心“球籍”的大國重新走向世界舞臺中心,將社會主義中國推送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……“改革開放是決定中國當代命運的關鍵抉擇”,這句話早已為歷史所證明,也必將為未來所證明。
  另一句話,也同樣在今日中國的現實語境里得到充分印證。“發展起來以後的問題一點不比發展時少”——小平同志當年的論斷,成為我們今天判斷中國大勢、把握發展大事時最常用的一句話,也正是人們寄望十八屆三中全會奏響改革強音的重要原因。
  1978年,鄧小平走出國門,訪問日本。在乘坐時速210公里的新幹線列車時,這位拉開中國改革開放大幕的總設計師談到自己的感受,一語雙關地這樣說道:“就感覺到快,有催人跑的意思。我們現在正適合坐這樣的車。”整整35年過去,環顧今天的中國,仍然有一種“被催著跑”的緊迫。
  這種緊迫,體現在改革與“問題”在賽跑。今天,經濟社會面臨雙重轉型,思想觀念多變多樣,全球化、信息化、城鎮化疊加放大。經濟發展方式粗放低效,政府與市場的糾結剪不斷理還亂,所有制改革遭遇壟斷利益壁壘,民主法治進程面臨複雜現實國情堅硬強勁的對沖……如果不能繼續在一些關鍵領域推進改革,不能繼續推進社會主義市場方向的改革,不能“涉險灘”“啃硬骨頭”、深化改革觸動利益格局,社會矛盾就會積聚爆發,發展風險乃至危機就會增大加劇。
  這種緊迫,還表現在改革正在與越來越年輕的社會主體群體期望值賽跑。當中國經濟總量站在了世界第二的位置,中國的社會主體也開始迎來80後、90後一代。這一代人,對過去的物質匱乏、封閉僵化缺乏體認,參照系座標已經發生變化,對理想社會有更高的預期,對社會公正、權益保護、以及對現代文明的標尺更高,對改革不到位帶來的負面現象更難以容忍。跟不上這個日漸成為社會主流群體的期望值,改得過慢就容易讓失望情緒瀰漫,繼而滋生大問題。
  上坡的路最難走。但再難的路,也要走。“要不要改革”,沒有異議;“怎麼改革”,引人關註,至為關鍵。十八大之後,習近平總書記離京考察第一站,正是具有改革開放標誌意義的深圳。蓮花山上對總設計師鄧小平同志的緬懷與追尋,宣示了新一代領導集體“以更大的政治勇氣與智慧”深化重點領域改革的堅定決心;執政一年來,習近平李克強17次離京調研16次系統論述深入推進改革,對改革方向、改革方法、改革路徑、改革主體、改革動力的勾勒日益清晰。今天,十八屆三中全會形成的公報、作出的決定,讓人們看到了鮮明的中國改革底牌,充滿信心。
  深化經濟體制改革核心在哪裡?就是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,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出決定作用,讓“兩隻手”更為協調、有力。深化政治體制改革從哪裡發力?堅持黨的領導、人民當家作主、依法治國有機統一。深化文化體制改革從哪裡突破?就從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、社會主義文化強國開始。深化生態文明體制改革關鍵在哪裡?就在於建設好美麗中國。深化黨的建設制度改革要處在哪裡?必須緊緊圍繞提高科學執政、民主執政、依法執政水平——十八屆三中全會有史以來第一次將政治、經濟、社會、文化、生態環境“五位一體”統籌考慮、系統謀劃,繪就了新時期全面深化改革的藍圖,體現了改革的系統性、整體性、協同性,也表明,今天的改革,正在向縱深推進,從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內在規律入手,努力使一切勞動、知識、技術、管理、資本的活力競相迸發,使一切創造社會財富的源泉涌動,使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。
  如何看待解放思想和實事求是的關係,如何擺正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的關係,如何處理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的關係,如何解決膽子要大和步子要穩的關係,如何理順改革發展穩定的關係……這些全面深化改革的頂層設計,化作了詳細的內容,也表明,今天的改革,正在以勇闖地雷陣的英雄氣概衝破思想觀念的障礙,以敢啃硬骨頭的無畏精神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,以通攬全局的胸懷和眼光統籌規劃、穩中求進。
 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,沒有比腳更長的路。惟其艱難,才更顯勇毅;惟其篤行,才彌足珍貴。今天,全面深化改革的號角已經吹響,行進在改革的新徵程上,唯有保持勇毅、務實篤行,上下同心、攻堅克難,才能實現總書記強調的“通過改革為經濟發展增添新動力”,創造更美好的中國。
(編輯:SN077)
創作者介紹

林若寧

eknoftt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